Karuto's

Ego is the Enemy.

地球日

今天是呼吁世界环保的地球日(Earth Day)。历史频道(History)编辑部有篇不错的文章,回顾了一下这个纪念日的来龙去脉。在此整理一下脱水版。

1969 年初夏,横穿俄亥俄州克利夫兰市的一条大河出事了。

克利夫兰是美国重工业中枢,常年往这河里排污,严重到了河水黄得发紫、臭气熏天,沿岸烂泥寸草不生的程度。自暴自弃的市政府甚至把一排排废弃的车子插在河边,防止河岸侵蚀。

河水里的废油含量如此之高,有天被废弃金属碰撞的火花一擦,水面上竟然烧起三层楼高的大火,遮天蔽日,连夜不绝。

无独有偶,1969 年同时还发生了几件事。

首先是雷切尔·卡森《寂静的春天》 一书成为爆款,首次把环保议题搬到了那代人(Boomer)的桌上。自 1962 年发行以来,这本书在美国影响极大,环保运动在六十年代末达到高潮:民意直接推动了书里提议的不易降解 DDT 农药的永久禁用令。

然后,同年一月,加州圣塔芭芭拉海岸因油井故障,300 万吨原油被倒入太平洋中,污染蔓延 35 英里。这是当时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原油泄露事故,从卫星上都能看到蔚蓝中黑色的一块疤。

那阵子最流行的照片,就是被石油裹得漆黑的海鸟、海豚,尸体成群浮在岸边,海岸清理员呆呆望着,似乎无法理解眼前发生的这一切。

因为这两件事故,克利夫兰的河,和圣塔芭芭拉海岸,至今都是被重点保护的生态复原区域。

说回正题。要知道,在经济如日中天的六十年代,Boomer 们觉得顶着发展经济之名去牺牲一点环境根本是天经地义。这几件事情如果隔开来单独发生,估计连当天报纸的头版都上不了,比如克利夫兰那条河每十年都会烧一次,大家都麻木得有点习以为常。

可或许是老天爷终于看不下去了,机缘巧合地将它们堆在一起,稻草终于压垮了骆驼的背。

接连爆发的天灾人祸终于引起了联邦政府注意,地球日被定在四月底,在全国校园与社会推行。时任总统里根也很快推行了环保法案改革,这几件事情也最终催生了美国国家环境保护局(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)的建立。

通过回顾地球日的历史,我想说的是什么呢?黑天鹅有时不是单独的一件事情,而是由许多历史的巧合堆积而成,蝴蝶振翅掀起一场飓风。但人的主观局限性决定了我们只能看到一点。

我在今年年初也有这种感觉:美伊冲突、贸易战、英国脱欧、COVID-19……时代的巨轮在轰然转动着。我们置身于洪流,乌云蔽日中露出一线天。然而在放晴之前,都只能恪守自我地苟下去。

对了,在促进环保的美好的地球日这一天,优衣库给出的优惠是……无下限免运费。我服了他们的公关部门。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