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aruto's

Ego is the Enemy.

不开枪的自由

藏传佛教坛城沙画

我和朋友聊言论审查。她说,我们的文章越是被封被删,我们越要多写。不仅要多写,还要换着法子写:用更激烈的言辞,打码,圈人,总之要让更多的网友看到。笔杆子就是我们反抗的武器。

我说,不,我不赞成这样。

我会带着和往常一样的心情,用和往常一样的频率,去写和往常一样的话题。无论被审查与否。

事实上,不只是审查——不管写出来的东西遭到什么对待,被黑到封号也好,被转到爆红也好,我都不想改变我的创作。

她说,可是写出来的东西,被审被删,太荒谬了,这不公平。

但什么是公平呢。公平,意味着我之所以不满,是因为创作发表后,我所期待的回报未能得到满足。无论这个回报是稿酬,是转赞评的流量数字,是让自己成为朋友圈中的谈资,还是文字能在平台上得以留存本身。

首先,你没办法掌控这其中的任意一点,尤其是最后一点,在国内的平台上。

其次,这都不是我开始写作的原因。带着结果去写作,不就本末倒置了吗。

比房间里的大象更可怕的,是狂战士形态。反复地转发或发表有攻击性的文字,本质上是滞留在信息的同温层里,通过营造同仇敌忾感来消费情绪。这太简单了,是任何人没有难度就可以做到的事情。这种非敌即友的狂战士形态,无论立场左右,都会成为集体主义的武器。

如果我不喜欢这个现状,那么我首先不要成为它。

房间里的大象最喜闻乐见的,就是人们主动割成两派,互相攻击。

然而,越是在这样的环境里,我就越想去坚守个体不开枪的自由,以及去像坛城沙画一样创作的自由。

注:坛城沙画,藏传佛教的一种彩沙作画。喇嘛们呕心沥血、耗费数天乃至数月创作,完工后稍作默祷,便将沙画全部打散抹掉,画留在心中,不求留在世间。

藏传佛教坛城沙画
藏传佛教坛城沙画
藏传佛教坛城沙画
《纸牌屋》第三季中的坛城沙画创作。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