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aruto's

Ego is the Enemy.

疫情日记(一)

硅谷半封城了。周一(三月十六号)早上发布了行政命令,接下来的三周,除了生活必需不得聚众出门,绝大多数商户门店勒令关闭。然后当天下午,在极少数还营业的超市里,出现了哄抢现象。我从没见过家门口的大华超市被蝗灾般扫荡一空:别说里面了,光是门外就排了两百多人的长队,都盼着来抢购大米、厕纸和瓶装水。

紧接着,随着全美各大城市陆续进入隔离状态,另一件事情发生了:美股大跌。目前跌幅据说已经超过了二零零八年的金融危机,甚至一九二九年大萧条的水平。网上哀嚎遍野。

我一直觉得,这些每逢公共消息刚发布就疯抢物资的人,和那些熊市初露就抛售股票、然后瞧见回升后再赶紧买一把的散户股民,必定有很大的交集。两拨人的共通点是:对未知变化的恐惧,对长远图景的悲观,对政府、股市、公共体系等结构性逻辑的不信任……因此喜欢在风向变化——尤其是恶化——时,第一时间朝自保的方向下大赌注。本质上,他们选择的,是一种以短期决策为导向的,高风险高回报、highly volatile 的生活态度。

这并没有什么错,只是和我的处事方式完全相反。我是一个很慢的人。或许是出于懒惰,我尽量不做不必要的事,因此也规避风险。我对基于现代文明逻辑的体系抱有长期的信任:比如,投资上我只买大盘指数基金,一买就屯三四十年,因此近期的大跌对我这种不卖的人没有任何影响。同理,我也没有意愿去抢购任何物资,因为我相信,以现代社会的物流供应能力,这种短期不理智哄抢引发的瓶颈,没几天就会被补回来。

记得一月底春节前后,我和家属去超市买菜。当时华盛顿州刚发现第一例确诊,千里之外的硅谷华人社区立马就恐慌了,那晚超市里窜进了一撮恨不得把全城卫生用品都刮空的狂战士。收银台前的队伍中弥漫着凝重和焦虑,我们作为提了一小篮晚餐蔬果的正常人,反而显得格格不入。

家属指着队伍前面一个全副武装的华裔大妈,人家购物车里俨然塞满了二十桶酒精洗手液。家属说,这人太夸张了吧。几周后,疫情加剧,整个美国的消毒洗手液都买不到了。聊起这件事她有点懊悔,说,要是当时也像大妈那样去抢就好了。

我说,无所谓的。那种事情,换作我们这样的人,即使一开始机会摆在眼前,我们也不会去做。因为背离本性。人生如此宽广,给高风险和低风险人群都留足了余地,自己选择哪条路都好,但求始终如一,知己知足。我已认清了自己是个低风险——相应地也期待低回报——的人,那么我就不会当高风险者博弈失败时予以嘲笑,看到他们博弈成功时又心生嫉妒。

但人生难就难在,人如何知道自己的风险系数究竟在哪。这还要感谢股市。多年前学习投资理财这件事,给我带来最大的帮助并不是钱,而是让我充分理解消化了「风险系数」这一概念,并且将其整合进引导我行动与成长的底层逻辑之中。人在顺境中总是会高估自己的,毕竟遇上牛市每个人都是股神。所以,如果说这次疫情有什么正面影响的话,那就是它提供了一个检验自己信仰体系的最佳时机。

目前,我还可以很坚定地说,我是一个像吉良吉影那样,追求植物般平静的生活的人。

我会一直记录下去的。

本文写于二零二零年三月十六日,完稿于二零二零年三月十八日。


目前为止的疫情日记系列:疫情日记(一)疫情日记(二)疫情日记(三)

Join the Conversation

Leave a Reply to Karuto Cancel reply